中加建交半世纪:关系的转变还是需要改变政治远见和胆识作为支撑

在当前中加关系的阴霾下,10月13日中加建交50周年不能热闹,尽管加拿大工商界、学术界和华人社团近日分别纪念了两国关系“知命运”的到来以不同的形式。




事实上,长期以来,加拿大在发展对华关系方面一直走在西方国家的前列。与中国建交更多的归功于现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1968年4月出任总理的特鲁多曾表示,他希望摆脱美国对中国关系的控制。1970年,他作出了与中国建交的历史性决定,使加拿大成为最早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大国之一。




建交大约10年了。上世纪60年代初,加拿大总理斯蒂芬·贝克领导的加拿大政府顶住美国等西方盟国的压力,向中国出口小麦,为当时的中国提供了及时的帮助。上世纪90年代,加拿大在他执政时向中国出口了两座坎杜核反应堆;2005年,马丁任总理时,中加两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




在民间层面,白求恩的故事更是精彩;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的前身华西联合大学,是中国现代高等医学教育的发祥地之一,其创始人大多来自加拿大。




如今,中国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进出口市场。据中方统计,2019年中加货物贸易额将达到650.8亿美元,同比增长2.4%。其中,中国出口369.2亿美元,进口281.6亿美元。中加经济互补性毋庸置疑。

2018 年 12 月初的蒙晚舟事件导致中加双边关系急剧恶化,两国政治、经济、贸易、文化等关系不断深化的势头势必受到影响。


加拿大不仅在孟晚舟事件上犹豫不决,最近还就香港、新疆等问题向中国发出指示。就目前情况而言,在第三方的干预下,中加之间所面临的困难似乎并不容易理解。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虽然加拿大经常强调其政策独立性,但 "与大象同睡" 在经济和军事上仍然严重依赖美国,在政治上根本不可能不看这个南方邻国。


就国内政治局势而言,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在 2019 年大选中只赢得了少数几个政府。一切都受到反对党的制约。面对微妙的内部压力,在决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太多担忧。


从团队组成的角度看,加拿大政治,特别是执政党,相对缺乏 "中国知识分子派",决策者在与东方势力打交道的过程中,可能很难真正倾听和理解。


在两种历史文化背景、两种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下,中加两国在某些问题上存在分歧是很自然的。回顾 50 年来,两国关系时有发生波折,但政治家能否从长远和战略的角度客观、理性地看待和处理两国关系中的不和谐问题,把握对话与合作的主流,用积极因素对冲消极因素,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冷战期间,迪文贝克率先打破了对中国的禁运,开放了小麦贸易。从根本上讲,半个世纪前,老特鲁多就为了加拿大自身的利益,与红华建立了外交关系。但这也表明,意识形态并非东西方之间不可逾越的障碍。


然而,今天,加拿大政界和媒体中的一些人由于政治意图或刻板印象,不愿摘下 "彩色眼镜",正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这影响了加拿大对真实中国的看法,对加拿大本身不利。

image.png

根据老特鲁多和他的朋友合著的 "红色中国的两个真人" 一书,世界大家庭需要中国,应该放弃敌意和扭曲,沟通和理解是处理与新中国关系的最好方式。


当今天的中国以不同的过去形象快速发展时,旧特鲁多的观点和观点仍然是有价值的。


拆钟,还必须系钟人。要实现两国关系的转变,既要有加拿大方面决策水平的政治远见,又要有政治勇气。


别忘了,加拿大还有很多认识中国和朋友中国的各界人士,也有大约 180 万中国人住在加拿大。这是双方增进了解的优势。在新冠肺炎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中加两国也有积极的合作和相互支持。正如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所说,中加关系中不缺 "付款人"。


正是因为在太平洋上相距千里的中加两国,在国情、社会条件和人民感情上是不同的,只有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增进了解、深化合作、消除干扰、解决问题,经过曲折和危险的海滩之后,两国关系才能大行其道。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每日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