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袁家村过上一个猫冬

关中平原的起伏,就像五行谱中的旋律起伏。袁家村,在这样的起伏中,如一块玉石,镶嵌在其中。

初冬,我从西安出发,气温骤降,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到了元家村。进村前,秦腔一直萦绕在耳边:"菜叶亚绿面,蒜卷纸卷。" 油勺尝起来又香,他一看见就喜欢。这是梁秋炎的歌,是秋岩挖掘野菜的桥,安慰阳春的军队。

这首歌琴腔就像乡风吹过心,唱秦腔人,声音嘶哑,也像这个季节北风吹过树枝。袁家村,我就是这么来的,为了口渴。的确,袁家群以 "吃" 而闻名。他走遍世界各地,但他无法打破它。这也是袁家坤带给我们的味蕾盛宴。

走进村子,一条街,两条小巷,一字一句地吃,各种芬芳诱人的鼻孔。走进来,借用同伴的话," 眼花缭乱,口水飞溅。

愚蠢的鸡蛋煎洋葱,金色的鸡蛋花,翠绿的葱叶,吃起来,充满了童年的味道,那种感觉,让人想起了早年淘气嬉戏晚回家,妈妈炒鸡蛋花。

糕点花,扭曲成花香,一闻到,你就知道它是油菜籽炒出来的。做麻面,还加入一点蔬菜汁,滋润眼睛的美味。一口糕点似乎把这个冬天的干燥扭曲成一根绳子,它会在瞬间把你的味蕾绑起来。

袁家村的粉汤羊血也很好。油洒的辛辣子够了,蒸了碗,拿起筷子扇,露出入口,嘴里,舌尖和粉似乎在恋爱关系中挥之不去。羊血新鲜,刚煮出来,胃口饱满,咬了一口大口,瞬间就能感受到关中男人的气势。

解油腻,还需要元家村人自制旧酸奶,来到元家村前,就知道这里的老酸奶的名声。它几乎可以称为 "网络名人老酸奶"。刚做的酸奶又厚又甜,有点蜡,还有一种地方的感觉,萦绕在舌尖上。纯牛奶的香味,加上我们面前的乡村习俗,让人觉得袁家村的砖瓦很可爱,林包子很和蔼可亲,而元家村的人则更加朴素。

村中央有一块石磨,磨的是黑芝麻糊。青绿色磨床是由一只黑色驴子拉着的,木头和青石摩擦得吱吱作响,蒙着眼睛的黑驴喘着气,沙上的黑芝麻糊从两只磨碎的嘴唇和牙齿上发出的声音,这些都让人想起了当地农民绘画中的情景。

在村子的后街,有工匠做铁锅,用手工做旧铁锅,用开水泡茶。茶没有名字,是红茶,有清香,铁离子的老铁锅似乎激发了茶的甜度,头上有沸水,茶在茶碗里翻来覆去。进村前已经听到的秦腔,此时又开始歌唱,这一次,唱的是 "二进宫" 的桥段。一个人唱李娘的腔调,如果真的有不同的味道的话,虽然唱秦口音的人已经过了花甲的年龄,但那份愚蠢的美却让人觉得很可爱。

我一边看着铁锅工,一边叫一杯红茶,坐在远家村拐角处的凳子上。远处的树上喜鹊静默无声,仿佛在听管仲人的歌声,我喝醉了。今天不走,我决定住在元家村,猫冬,一天就够了。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每日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