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特教的学校学生:因材施教,更加呼唤融合教育

        你只需安心学习,如果经济上有困难,我也会尽力帮忙。

        为使南京市聋人学校的高三学生顺利参加考试,近70岁的老教师陈琴又拿出2万元,用来资助部分家庭经济困难的高三学生。据悉,这是陈琴第四次向高三学生捐款,捐款总额达10万多元。

        她最大的慰藉就是看到学生能学到东西。他说:“在聋校工作的时候,我发现这些聋生特别难接受。由于听觉障碍,他们在学习上比正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以获得成功。」

        为让学校得到更多社会关注,3月20日,来自南京市聋人学校的一名在职教师陈燕参加了“中国诗词大会”。以最多的答案和最快的反应速度,陈燕从百人团中脱颖而出,共同回答问题。对她而言,帮助学生打开诗歌的窗户,领略生活的诗意,对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种幸福。

        在陈燕的学生给她的信中,她这样写道:“虽然我们听不到,但我们透过诗歌去探索世界,这也是陈老师所期待的。”

        赵丽琴经过教育局的考试和选拔,于2012年进入三明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习,成为该校第一名专业体育教师。就像她想象的那样,可以把学生当幼童一样对待,但是真到上课的时候,她却有点难以接受,“和我想象的差距太大了。”

        事实上,除专升本外,大部分教师来学校时并没有做好准备:一篇课文可能要反复教一周学生才能勉强掌握;舞蹈课上学生听不懂音乐,乱糟糟的;高中数学为培智班学生开的停滞不前,让学生认识日期和时间,却需要很长时间的铺垫……

        赵丽琴最艰难的时候,想把自己调回普通学校,是校长最后劝住了她。如今觉得爱上了这所学校,也习惯了给这些孩子上课,还挺聊得来的。

        同学们有着各自不同的学科优势和人生规划,而老师们所要做的就是鼓励孩子去发现自己的优势,培养他们的自信。

        大学毕业后,部分学制为文化课,部分学制为舞蹈,最后一部分学制为烹饪,而大部分学生可以走进工厂工作,而在福建省残疾人艺术团,部分学制为厨师或自主创业。

        对教师来说,他们的职业教育课程不仅仅是教学生学习赖以生存的技能,还能帮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烹调课加强了学生对事情的安排意识;手工课不仅能锻炼身体的灵活性,还能让孩子们更有耐心;体育课结合运动康复,致力于让孩子们恢复平衡。

        听力障碍部七年级的秋丽选择了手工课,虽然左手发育不完善的她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才绣出一个正方体,但在老师的不断鼓励下,她的变化也很明显——就像今秋丽的左手已经能够抓取较轻的物体。

        「他们真的需要多出去看看,了解社会、了解世界。」语言老师陈佳依说:“我常对学生说,其实人无完人,要接受自己的不足。”

        上海第四聋校是上海最古老的聋人教育机构。学校采用多种方式让听障儿童拥抱这个世界。这就是声音被“翻译”成各种形式的原因。

        在学校的“小创天地”里,机器人编程课正在井井有条地进行着,大四学生们紧贴着屏幕,用手指敲打着键盘。教师讲的每一个句子,在语音翻译软件的帮助下,实时显示在屏幕上。教师胸前挂着一台便携式设备,与教室一侧的音箱式设备无线连接。

        这种设备被称为云塔。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人工耳蜗植入技术的普及以及父母对早期干预的重视,绝大多数学生入学时都会接受听觉干预,并佩戴适当的助听设备。为了进一步方便学生,学校在部分教室安装了“无线收听系统Roger络+云塔”,学生到校后无需更换助听器或人工耳蜗。“云塔”扬声器将播放教师讲课的声音,使课堂上每一位位位的学生听课时的声音强度大致一致。

        实际上,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听力障碍人群的生活更加便利了。通过人工智能降噪技术,使人工耳蜗的语音清晰度和可读性提高40%;将人工智能语音技术应用到字幕机顶盒中,实现了字幕与字幕的实时同屏显示;更多的企业开始专注于研发并推出听力辅助设备。

        对默默无闻的世界的记忆,对某些特殊学校的学生来说,已经很遥远了。

        截至2019年底,当年在校残疾学生总数为79.46万人,其中普通学校残疾儿童近40万人,残疾学生随班就读人数逐年增加。

        十二五期间,国务院修订了《残疾人教育条例》,连续两年颁布实施了《特殊教育提升计划》,印发了《残疾儿童随班就读指导意见》,逐步落实了"一人一案"教育安置政策等一系列保障适龄残疾儿童受教育权利的政策文件。

        义乌尚阳小学的“特殊教育卫星班”就是一个例子。为了拓宽融合教育渠道,推进融合教育进程,将中度残疾儿童少年选送到特殊教育学校,使他们有条件、有意愿融入普通学校,并与普通学校教师合作,共同完成教育教学任务,建立了卫星班,并与普通学校教师组成班。

        学校卫星教室设有特殊教室、感觉统合训练教室、肢体康复训练教室,并根据多维评价结果,为每个学生设计了最适合自己的支架式课件。

        但据政协委员邰丽华介绍,许多残疾学生在普通学校接受的教育质量还有待提高,“随班就坐”、“随班混读”等现象还未得到有效改善。根据“全国智力残疾人家长组织联合会”在2018年发布的《适龄残疾儿童入学情况调查报告》,2017年申请入学的残疾儿童只有69%成功入学。

        边丽华也在今年两会上提出了建议,她建议,在即将出台的第三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21-2025)中,进一步系统地落实普通学校特殊需求学生的“一人一案”,提高学生的学习质量,保障残疾学生的权利。

        北京目前多所普通学校开展一线融合教育的刘丽说,为特长生提供服务的教师队伍存在着很大的不足,根本原因是缺乏编制和保障,“一所学校的主课教师也没有编制,何况资源教师,绝大多数学校的资源教师都是兼职教师。

        融合教育的硬件建设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与教师进行比较。但是由于师资力量不足,资源教室建成后也不能充分利用。而刘丽也曾在多个普通学校观察到,学校虽然购置了昂贵的设备,但却从来不使用,这让她很伤感。

        为此,邰丽华委员建议,应引导普通学校融入常规教育教学工作,整合融合教育内容,通过特教资源中心或第三方评估管理等方式,进行质量把关,围绕残疾学生的需求,整合校内现有的硬件和软件支持,引入必要的外部专业支持,保障残疾学生的教育品质。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每日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